主題與變奏 之 

「仙道彰,不是個好東西!」

 

「仙道前輩,他很棒的啊!」說話的女生就坐在流川附近。
基本上,在一般的情況下,昏昏欲睡的流川楓,是不會理會身邊有沒有人、坐著個甚麼樣的人,抑或正在發生些甚麼事。但,當他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時,他醒了。
「是陵南那個頂著朝天髮的仙道彰嗎?我聽在陵南讀書的表妹說,他很好人的。時常掛著親切可人的微笑。」那個說話的女生,用手掩著面頰,不過,流川仍能從她的指縫之間,看到她那雙變成心形的眼睛。

「是啊,那麼健碩的身形,與他在一起,一定會很有安全感!」另一個女生也加入行列。
“誰說的”,流川心裡暗想,“跟他在一起才不安全,他最喜歡偷襲。”(流川啊,人家怎知道呢?不能怪她們啊!)
他可以無聲無息的走到你身後,然後,突然用他那雙手,緊緊的摟著你,吻得讓你透不過氣來;又或者在你睡著時,乘你不避,偷偷潛到你身上,對你上下其手。想想那個一百九十公分高,七十八公斤重的傢伙,把全身力量都壓在你身上時,使你動彈不得就有氣。

「我聽那個與仙道前輩同班的同學說,仙道前輩還很聰明的呢。好像只消花小小時間,便能完成所有作業。」「很厲害啊!!」一眾心型眼少女高呼。
“聰明?他是個大白痴而已。”流川不禁瞪眼。
那會有人用一對一的借口來約會心上人的,只有他那個蠢才才想得到這樣爛的藉口。無端的走到湘北體育館來,把人拐走,還一臉自然的對彩子姐說:『我來找楓練球。』哼!誰不知我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流川楓,他這個蠢才居然在他們面前叫我楓!楓!誰批准他這樣做。害我剎時紅了臉。
之後的日子,彩子姐見到我時,不是笑彎了腰,就只叫我「楓」,讓我那酷男形象毀於一旦。

「還有,仙道前輩無論對著誰都會掛著淺淺的微笑,很溫柔似的。」「要是他喜歡我就好了!」女生們總有法子,七嘴八舌的談過不休。
“溫柔?他才不!”流川在心裡喊。
我也不知有多少件襯衫給他扯破了衣扣……他生日那天,我穿上那件我最喜愛的黑襯衣,本想給他一個驚喜。他說我穿黑衫很好看,我記得的。難得那天好心情,便輕輕從後靠上仙道的肩膀,低身貼近他的耳畔,也只不過說了一句:生日快樂,誰知那個可惡的仙道彰居然說我「挑逗」他……可憐我那件衣服又報銷了!還害我被姐姐質問,究竟跟誰「廝殺」過,怎會有那麼多襯衫少了衣扣?
哼,仙道根本就不溫柔!

「不過,仙道前輩好像很少說話的呢。就是跟那些圍著她團團轉的女生,也跟他談不上一兩句話。」「可不是,仙道前輩真是個動靜皆宜的男生耶!」「好迷人啊!」
沒有意願停下討論的女生,在流川身邊不停大呼小叫。
“嘿,他很多說話的,真不明白為甚麼妳們就是不覺!”流川納悶。(作:這個……不是誰站在你身旁都會變得多言嗎?……流:瞪視……作:噤聲…….)
一早到晚都楓啊,楓啊的叫過不停,甚麼這個好吃、那個好看、這些好玩……之類之類,總之就是不停說:這個不吃,營養不夠啊,難怪楓不夠體力了!又或者:這個很刺激、很好玩的,莫非楓怕?

究竟是誰怕誰了!

流川想來想去,就是覺得心中有氣,終於忍不住走到那些女生面前,恨恨的、冷冷的丟下一句:「仙道彰,不是個好東西!」說得咬牙切齒。

「咦,那不是湘北的流川楓,聽說他只輸過給仙道同學,莫非他在妒忌?」留下那群女生,繼續她們沒完沒了的討論……

~~~~~~~~~~~~~~

綜觀以上所得:仙道彰雖不是甚麼好東西,不過,他愛流川楓。

~~~~~~~~~~~~~~

祝各位2001仙道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