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 


      走在路上,遇到的小子,是叫“彦一”吧。
      “咦,流川学长啊,那天的聚会你怎么没去?”
      对于这种无头无尾的问题,无话可说。
      “就是去年,我们两校篮球队的联欢啊,你不知道?”
      ……有点印象了。
      “学长还问我你怎么没去呢,我说你大概很忙吧,是不是啊?”
      莫名其妙地问:“哪个学长?”
      “仙道学长啊,我们还开玩笑说………”
      流川眼神微微一变:“说什么?”
      “没……,没,”被吓着的彦一改口,“就这,也没啥啦!”
       ………
      ——彦一落跑中——
      所以他没看到,流川脸上,有一种漠生的表情,名字叫……落寞。
      很淡很淡的呢……
 
      我还以为,自己是不会对任何“人”动心的呢……

      想你……
      快窒息了……

   
      国中的时后,有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对我很好,总是来看我,在每一个节日送我小礼物,陪我。我想,是他来找我的,所以每一次他的礼物和请客,我都收得心安理得,却从未给他任何回应。我并不喜欢他,他不知道吧,直到有一天我对水泽说,烦,他老是碍着我打球。
      我不知道他就在门后呢。
      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到他。走之前,他说,流川真的很无情啊,我说,不,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篮球。他于是说,何必否认呢。
      何必承认呢,我对篮球那么有感情的。我只是不喜欢“人”而已。
      因为,我从不觉得自己被需要。
      因为,除了它,我一无所有。
      我有的,都是没人在意的呢……

      谁会相信我也会有今天?
      
      想你……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对你动了情。在你身边时我那样快乐,那种感觉我时常想起。
      高二的时候,流川决定去争取全国廖廖无几的特训名额,作为神奈川的代表,湘北专门找陵南“借”来仙道做陪练。那一年,是流川最幸福的时间。一步步朝梦想逼近的心安,仙道就象阳光,将快乐带给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优雅,从容,无忧无虑。
      一年已经够了,足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足以。
      仙道有女朋友,流川知道,仙道人缘很好,流川知道,仙道对周围的人都那样,流川知道,仙道不可相信……,流川也知道。
      除了对球技他表明过自己真正的看法,流川不知到他有几句真话,他也懒得去想。毕竟,那些夸大其词的描述,当作笑话也并不难听。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呢……
      曾经,仙道笑着逗流川,说打完球我们一起去陵南添点乱好不好,搭什么车,怎样做,全都细细讲给流川听,于是得到了流川的答应。
      可是,时间一到,他却立刻说着再见,冲向了另一个方向——回家。留下流川,忽然间觉得自己很傻。
      你知道吗,我很高傲,这样的事我绝不允许。
      那天起,我对你有了戒心。

      可我还是被你打动了。

      仙道的那伙队友有时会来,开一些无聊的玩笑,说要趁人不备把流川推到仙道怀里,仙道只是笑笑,从来不闪不避。
      可惜犹于流川的气魄,一直未能执行。
      于是我会想,你对我,是否有一点点的在意?
 
      你曾对我说,你喜欢final fantasy eight的主题曲,我不喜欢,可是那一年之后,我买了CD,一直在听。
      那一年我们用的球,我一直带着,打球时会感到幸福和痛楚一同升起。
      我好希望,身边有你。

      你知道吗,我相信双方的爱毕然是彼此的吸引。
      我喜欢你,可想来想去,我没有可以吸引你的东西。

      收到过别人的情书,说喜欢我独有的距离感,可你知道我没有那样远。你的女友很漂亮,而我只有一颗对篮球执着的心。
      我是一无所有的孩子,没有你在意的东西。
      我是高傲的孩子,不可能主动去追你。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当彦一告诉我你提到我时,我真的快要窒息。
      当头脑闲下来时,就会想你……
      你已是退队的高三生,而我,一心大学到美国去。
      我们……大概再无交集。
      

      有些东西,我注定失去。

     
hearing

忽然很想让你听听,我哭泣的声音。

…………………………………………………………
“仙道学长,流川君都不笑吗?”
“……不,他笑的。”
…………………………………………………………
突然记起那一天,不敢正视自己的学弟,局促地站在小球场,小声的怀疑,和,他的回答。
纤动一下嘴角,很费力。
有多久,没笑了呢?你离开以后……
一个人绻在空荡荡的卧室,空气中没有“人”的气息,
于是,忽然很想让你听听,我哭泣的声音。
高傲地面对一切,然后,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外,静静地想你。
没有窒息。
…………………………………………………………
“ring……ring……ring…………”
“喂?仙道宅。”
“……”
“喂?……?……!!”
仙道听到了轻轻的、低低的、很好听的啜泣声,从那一边传来…………

人是不是比别人想象中的要坚强?不然,为什么我仍可以好好地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