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 崖 

 

1

 “CLIFF”全称为“CLIFF设计公司”。 
"CLIFF"并不是单纯的设计公司——大到为客户公司处理电脑资讯、做股份投资与置业指南、开发计算机处理程序、为国外企业进入日本市场担当顾问、小到明星艺人的形象设计……这样的Cass,他们都会接。当然他们也会承接住宅、办公室、酒廊、咖啡屋的设计或为各大公司做门店设计,广告设计。总之,只要可以赚钱又是专业所能,他们都会接。 
三年前藤真健司、木暮公延、流川枫、鹰村彩子、神宗一郎还有水户洋平,这六位高中时代的学长学弟在经过四年的各地求学后聚在一起,成立了这家CLIFF设计公司。几年的试练,这群默默无名的年轻人竟然压倒业界的巨匠成为举足轻重的新贵之星。即使在泡沫经济的当今社会,也锋芒毕露,不可抹煞。 
这六个人都是十分感性的人,只要有兴趣的Cass都会接来试试,也经常一试,就试出个备受注目的经典来。 
他们的住处兼办公室位于新宿的高级公寓。两层付有阁楼的欧式建筑充满了迷人的西方风情。一楼客厅被设计成可以办公接待的简单风格,以红、蓝、黑三色为主,虽然被批评为像纽约的地下酒吧,但作者却依然故我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才女鹰村彩子。 
鹰村彩子------这里唯一的女性,但却以不输于自己设计风格的华丽强硬,让所有男人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公寓二楼是工作间和卧室。为了不打扰没有工作而休息的人,地上捕着厚厚的地毯。(注:这里有必要声明一下,橙色向紫抱怨过,“群宿”不好,应该个人住个人的。这个问题紫也严肃考虑过,但是紫真的好喜欢“群宿”,程度和橙色喜欢“群殴”不相上下,而且“群宿”也有许多好处的说,例如:枫枫工作完可以直接向后一躺,就倒在床上睡觉;不用花钱就会有人替枫枫打扫卫生、洗衣服、煮饭;最重要的是,六个人买六套房子,不但花六份房钱,交六份契税、交易税,就连一年的物业费、采暖费都要交六份,实在太~~~贵了。没办法,因为紫是穷人。)通往卧室的走廊上挂有壁灯,是经过精心设计的,那是一只小小的红色灯泡,被放置于一颗切开一半的水晶间,紧紧被拥抱着。从水晶的另一边细小的切口处,有一股细细的流水被引进来。流水在水晶晶体中跌宕起伏,当埋在水面之下的红色灯泡发光时,那跳动的水波使得它看起来像是火焰一般。卧室是一人一间,房间中各有各的风格,有古典风味浓郁的奥地利风格;有简单有纪律的德国风格;有返璞归真的比利时风格;有清淡恬静的荷兰风格,也包括典型的日本大正时期风格的房间,一切全凭房主的喜好。从二楼上去,有一间小小的阁楼,平常都没有人在使用,但是在工作结止日之前,这里就成了抢手贷,所有人都希望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赶工。 
一个带眼镜的年轻人打着哈欠走下楼梯,伸展了一下睡僵的身体,直奔厨房而去。 
不一会儿,阵阵香气从厨房中飘来,安静的空间中嘈杂起来。 
几个脚步声向厨房冲来,带眼镜的木暮公延微微笑着自语:“会是谁第一个呢?” 
随着“哎哟”一声,艳丽的美男子藤真健司和黑社会老大般的水户洋平在厨房门口撞在一起。 
当两个人捂着下巴狼狈的站起来时,美丽的女王彩子堂堂登场,带着和刚起床搭不上边的亮丽笑容,从容坐到餐桌旁,吃着木暮送上的早餐。 
藤真和水户各自无趣的摸了摸鼻子,也坐到餐桌旁。 
“枫和神呢,怎么还不起来。” 
对面的两人对看一眼,水户呵呵笑着说:“回女王陛下,阿神昨儿刚完成了桩财团的股份评估策划,刚睡下。枫一早出门去见牧绅一了。” 
“帝王?” 
“是啊,帝国财阀的牧绅一。” 
东京 帝国大厦 
“帝国财阀是日本第一的巨型企业体,负责处理股份投资的主管是东条晴彦……”流川枫无表情的看完资料,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牧绅一,帝国财阀的总裁,二十九岁,学成归国后从父亲手中接撑帝国财阀,仅用五年时间就让帝国的营业额翻了近两倍。 
“东条先生本身就是处理资讯的专家,又被称为股市的东方不败,轻易便可左右整个股市。这样的帝国财阀怎么又会花大笔的钱请我们帮忙呢?” 
面对流川枫犀利的言词,牧只是重稳的一笑:“现代社会中情报就是金钱,谁先获得,谁就获胜。我要胜利,是的,我渴望胜利。我相信,CLIFF会为我带来更多情报与金钱的。” 
微一剔眉,流川枫重新打量起这个男人。比自己年长,黝黑的皮肤好像刚在夏威夷做完日光浴回来。但这个男人去出奇的稳重,超出他年龄的稳重或狡诈?那这次合作的目地呢?真的只象他字面上所表示的吗? 
在流川那清澈的如同深潭泉水的眼眸注视下,牧绅一也不禁紧张到口干舌燥起来,为什么一个在商界沉淫多年的男人还会有这么纯静不带一丝混沌的眼神?不过他的戒心还真是重呢! 
一时间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潮中,谁也没再开口,直到…… 
“大哥。”办公室的门被粗鲁的推开,牧绅一异母异父的弟弟清田信长飘着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闯了进来,打破了屋中原有的鬼诡气氛。 
虽然素来疼这个自幼丧母的弟弟,但在这种时候牧绅一也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当着客人的面太不礼貌了。”转向流川歉意的笑了一下:“抱歉,流川。” 
毫不在意的点了一下头,流川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这个项目我们接了,但公司里负责股份资讯的是阿神,我会让他和你们联系的。”说完,人已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牧绅一也随之站起,友好的和流川握手告别,却没有马上放开,重重一握那柔若无骨的手,给了流川一个帝王般的笑容:“不怕我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种强烈的寒冷感觉席卷了整个身体,直视他的是“流川”式的眼神,冷冷的抽回手,声音更冷,说出的话却任性到让一旁的清田信长也为之跌倒:“有好东西先拿了再说,管你有什么目的。” 
随着一声“告辞”,流川走出了牧的办公室,合上的巨大木门后是牧狂放的笑声。 
静静的吐了口气,流川终于说出闷在心中很久的话:“白痴。” 
流川离去的办公室中,兄弟两人正各怀心事。 
颇为玩味的看着那支和他有过“亲密接触”的手,居然有些嫉妒起自己的手来。抬眼看去,发现那个不成材的弟弟正呆呆的看着流川离去的那着门。 
“难得来找我,怎么这样呆呆傻傻的?”溺宠的眼神看着他这个唯一的弟弟。 
被强迫拉回视线,清田信长失神的嘟囔了一句,又马上看向阿牧。 
“要钱是吗?”微叹了一下,还是开了支票给他。又标禁不住的责备他:“你拿这么多钱到底做什么用?就这样不务正业下去吗?” 
仿佛被刺了一下,清田跳起来低吼:“什么叫不务正业?我是拿这些钱去玩女人了,那又如何?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也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亲爱的哥哥。要不是你和那个人害死了妈妈……” 
敲门声适时响起,牧轻舒了口气,他虽然是员工眼中严厉的上司,同行眼中冷酷的歼商,但却绝对是个温柔的好哥哥,加之他又总是认为二十年前的那场事故是因他引起的,所以对这个任性到无以复加的小弟更是加倍疼爱。清田也在知道那件事后,对他加倍任性,加倍叛逆起来。 
进来的是刚刚还被品题的帝国财阀股份投资部的主管——东条睛彦,这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肤色十分苍白,但看来不像是病人,倒像是雕刻出来的雕像一般显得有些无机质。 
“听说我错过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你的消息倒很灵通嘛。” 
“楼下的女孩们都在议论,听说是个帅哥哟。” 
“是CLIFF的流川枫。” 
“哦,你是说那个平常表情缺乏变化,沉默寡言,一开口却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流川枫吗?” 
“你对他的评价很差呀。” 
“我看你对他的评价却好的不得了。招了吧,目的何在?” 
“呵呵……” 
“喂,你们俩个别再傻笑了。”被冷落的清田信长发起飙来。从小到大,牧哥的眼中都只有自己,怎么能让莫明其妙的小子吸引了他的目光。更合况是那双眼睛的主人…… 
(待续) 
按现在的进度来说,这篇可能会是热血少年的成长经历,但紫实在不敢打包票,随着文章发展再说吧。虽然有点不付责任,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个“热血少年”即不会是我家枫枫,当然也不会是CLIFF中的任何一人或海南中的任何一人。结果就不言而遇了吧。呵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