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流一日游

 

兔子A:开始吧。
蜗牛K:你不觉得咱们三个一起写文章,最大的特点就是“抢戏”么?
海狮K:嗯
兔子A:呵...
蜗牛K:呵.....
海狮K:呵......
齐: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蜗牛K:你不觉得咱们三个一起写文章,第二大特点就是废话太多么?
海狮K:嗯
兔子A:呵...
蜗牛K:呵.....
海狮K:呵......
齐: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众:汗,咱们还是走吧
兔子A:废话少说,快点开始吧!

—————————————————————————

西元OXOX年OX月OX日

这一天天气很好,太阳公公起得很早,天blueblue,海blueblue,仙流决定出去blueblue。仙道今天很高兴,因为枫枫终于答应他。于是他们去约会。

他们手拉手往前走,仙道把流川的手握得很紧很紧,他们真希望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可惜天不从人愿,有一条好大好大的壕沟摆在他们的前面,相爱的人儿呀,他们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迈出了关键性的第一步。

风声呼呼地在他们耳边响,仙道把流川的头按在怀里,没有意外听到了鼾声。仙道觉得好安心,幸福之情充于心头。

当仙道缓缓地睁开眼睛时,一只兔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欢迎光临兔子夫人的SM公寓。”

仙道露出灿烂的招牌笑容,很有礼貌地说:“你好啊,兔子夫人。我们是仙道和流川。”

“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呢?”

“啊,谢谢。”仙道正想移动,他忽然皱了皱眉,看向怀里的流川。流川睡得很香很香,仙道真不忍心叫醒他。可是,他有点难为情的开口:“枫枫,你不要碰那里啦。”

于是流川挪了挪了身子。仙道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红潮泛上了他的脸,他压抑地说道:“枫枫,你不要这样。。。这样人家会。。。啊。。。真的会。。啊。。。”

这时候,在SM公寓内,燃着一支红烛,火苗飘呀飘,红得就像兔子夫人的脸。兔子夫人的耳朵高高地竖起来,她紧紧地贴在门板上,双腿发软,她按住胸口,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哦,年轻真好!”

屋外,春光明媚,仙道衣不蔽体,背上布满一道道血痕。流川脱下外衣,无言地披在仙道身上,仙道真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仙流两人执手相看。

这时
流川脑中:@#$%*$%$#)*)*(^$#%#Zzzzzzz..........
仙道脑中:
流川:让你受委屈了。
仙道:不,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再狠一点。。。。

这时,兔子夫人把两人请到屋中。仙流两人经过一番休整,收下好心的兔子夫人送给他们的皮鞭和蜡烛,继续上路了。

兔子夫人温柔地抚着脸颊,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身影,“加长皮鞭触感佳,低温蜡烛不留痕。祝你们玩得愉快哦。”

—————————————————————

走呀走呀,流川困了,仙道就用皮鞭把他缚在身上,继续往前走。

忽然,远处尘烟滚滚,一块巨石由远至近。待风尘止住,仙道才看出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蛋蛋。蛋壳上开出一个小门,小门里爬出一只蜗牛,蜗牛壳上长着一朵兰花。

“你棉好,偶诉南春宫宫主蜗牛夫人。”

“啊,莫非你和刚才的那位夫人就是。。。。就是传说中的北兔子南蜗牛!”

“啊,你棉竟然知道!!!”蜗牛夫人的触角惊讶地抖着,“一路上辛苦了,你棉随偶来吧。”

蜗牛夫人把他们带到最好的房间,说:“里面那些瓶瓶罐罐你棉尽管用吧。”

不一会儿,房间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啊,枫枫,好疼,全身都火辣辣的。”

“仙道你别乱动,让我来。”

“枫你温柔点嘛。。哦。。。轻点。。哦。。。”

蜗牛夫人死死地吸附在窗户上,“年轻伦尊诉有热情呀!”

事毕,仙流同蜗牛夫人告别。此时,夜幕初降,蜗牛夫人壳上的兰花缓缓开放,她抖出几个蛋蛋,说:“当你棉有需要的时候,敲开它,它会帮助你棉滴。”

蜗牛夫人温柔地立起身子,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身影,“花中有蛋,蛋中有花,春宫秘药,南家独有(不防高温)”

—————————————————————————

天越来越黑,仙道点起兔子夫人送的蜡烛,继续向前走。

流川忽然说:“肚子饿了。”仙道想了想,把手里的蛋蛋放在蜡烛上烤熟了。仙流一口一个把它们通通吃掉。蛋蛋的怨念徐徐上升,指引他们走向前方那片未知的领域。

他们听见海浪的声音,这时,一只海狮从海中探出头来,她啪啪啪地拍着前鳍,跃上礁石,“欢迎到海狮夫人的恐怖蜡像馆来做客。”说着,她的身后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尖顶小房子。

仙流刚刚踏进屋子,大门就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枫枫,兔子夫人真是好心呐。下次,我们再去做客的时候,一定要提醒她把屋外那块尖尖的石头清掉。刚刚你睡觉的时候压在我身上,那块石头扎得我好疼。”

“……”

“还有啊,你上药的时候要轻一点哟。不然蜗牛夫人特地准备的床,再软也不管用呀。”

“……”

“枫,你觉不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好象有什么会突然钻出来似的……”

“啊,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木偶们断掉自己的头,木偶们在跳,他们断掉的头在屋顶微笑。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海潮低低地吟哦着。惨白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斜射进来,在地板上打出班驳的痕迹。回音在鼓膜里振动。仙道伸出右手,看着它在月下泛着青白的光,交错的血管微微地痉挛着。

滴答。。。滴答。。。。

什么东西?

他感觉到冰冷的液体滴在手上,像是沼泽深处腐败的绿在掌中流动。铁锈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撒。

他们恍然间仿佛置身于巨大的舞台中央。

——木偶们断掉自己的头,木偶们在跳,他们断掉的头在屋顶微笑。

——没有头了,身体在地板上滚动;失去身体了,头在空中摇摆。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屋外,海狮夫人“呵呵呵”犹如安西般地笑着“我可爱的人儿。我可爱的蜡像。”

她点起熏香,平静地磨起刀来……

(全文完)

---------------------------------

兔子夫人——Aki(泽北夫人)饰
蜗牛夫人——KooGi(南夫人)饰
海狮夫人——KIM(安西夫人)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