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魅

 

“Island of moon,极富传奇和神秘色彩的岛屿。位于南美洲附近的太平洋海域……
蓝宝石般晶莹剔透的海水……柔润洁白的珍珠砂……迷人的海岸……传说中月亮女神诞生的地方……
色彩斑斓的热带花卉……醇香甘洌的密制美酒……
热情质朴的原住居民……曾以骄人的勇敢和团结使他们的家园免受中世纪海盗的蹂躏……
盛产——爱和勇气……”

“盛产……爱和勇气……”低沉温和的声音将这句话缓慢而有力地重复了一遍,线条分明的唇角微微扬起。仙道彰放下手中的书,将有些酸软的手臂舒展开来,缓缓地合上眼帘。
连空气中都含着热带丛林独有的湿润与甜馨……这里,果然有着与神奈川截然不同的气息……
似乎,有些不知名的东西,软软的,拂在脸颊上……好痒……仙道皱了皱眉头,不得不睁开眼睛。待仔细看清那罪魁祸首,却又是微微一笑。
流川枫的头,枕在他的胸膛上。乌黑柔韧的发梢,正随着阵阵海风顽皮地磨蹭着他的脸庞。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捉住一缕飘动的黑发,慢慢地,一圈一圈地向手指上缠绕……温柔地凝视着,那白皙光洁的额头,英挺倔强的眉,慵懒迷离的睫毛……
看着流川的发丝在自己的手指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仙道的眼中,溢出温暖的笑意。

好容易盼来的假期,终于可以尽情地享受二人世界。就像现在,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感受着秋日明媚的日光,聆听海浪的低吟浅唱……
还有,依偎在怀中,连心跳和呼吸的节奏都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温暖身躯。
其实,无论到哪里,只要和枫在一起,自己也是快乐的吧?

“仙道君……”耳边传来轻声的呼唤。仙道一回头,身后巨大的椰子树下,站着一位娇小的东方少女。俏丽的短发,清爽的脸庞,灵动的双眸,简单合体的T恤牛仔……说不出的干练洒脱。她是本次旅行的导游,kiya。
见她似乎有话要说,仙道立刻竖起食指压在嘴唇上,看了看沉睡中的流川,向她眨了眨眼睛。
Kiya是何等聪明的女子,又怎么会不了解仙道的意思?其实她发现这两个人已经有一阵子了,可是她却一直犹豫着踌躇着没有上前。要不是时间紧迫,谁会忍心打扰这两个沉浸在宁静与幸福中的少年?
她走到仙道身边,努力将平时如同百灵一样清脆响亮的声音压至最低。“送大家去参加狂欢节的巴士将在十五分钟后离开,你们可不要迟到哦。”
仙道这才想起来,今晚要去参加岛上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原本只是打算和枫在这僻静的角落里小憩片刻,却没想到竟忘了时间。“啊,幸亏你提醒了我呢。真是多谢了。”仙道感激地笑笑,“真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你先去忙吧,我们会准时赶到的。”
“啊,那就好。” Kiya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我先走了。”说完便起身离开。
kiya走了几步,听着身后没什么动静。奇怪,难道仙道君还不打算叫醒流川君吗?她不禁有些好奇,便借着身旁的丛丛椰子树,偷偷地一回头……一瞬间,她的脸颊竟变得比那燃烧的晚霞还要艳红。

仙道正低头吻着怀里的流川。
他含住流川的嘴唇,轻柔地、辗转地吮吸着。那神情,就像小孩子含着自己最心爱的糖果。
奇迹般的,流川的身体开始苏醒。他的手臂缓缓攀上了仙道的后颈,指尖流连在仙道的发间。他的双眼仍然紧闭着,但他的唇已经在热烈地回应。
仙道的手抚上流川略微仰起的脸,收紧搂住流川肩膀的手臂,仿佛要让他融化在自己的怀抱里。
最初唇与唇之间的试探,已经完全演变成对彼此更深也更强烈的渴求……
听到的,是急促而美妙的呼吸;触到的,是柔软而诱人的甜蜜;纵然闭上眼睛,也能见到绚丽而迷人的彩虹……
为什么,不管多少遍,还总是觉得不够呢?吻虽然结束,唇还恋恋不舍地贴在一起。对方唇间呼出的炽热的气息拂过脸上的肌肤,伴着清晰可闻的心跳声,以及纠缠着流动着的视线。或许,两个人对自己的贪得无厌都感到有些无可奈何吧?
“Good afternoon,,”仙道的手轻轻拍了拍流川的脸颊,微笑道:“做了个好梦?”
“嗯。”流川懒洋洋地从鼻腔中发出简短的声音作为回答。乌黑的双眸逐渐由迷朦变得清亮。
“该走了,车在外面等着我们呢。”仙道拉下流川绕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柔声说到。
流川支起身体,用力甩了甩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任他的黑发,在风中轻盈地舞动。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仙道还是不禁微微一笑。他的枫,是多么任性而又可爱的情人啊!

五光十色的游行花车,千娇百媚的盛妆少女,还有早已看得眼花缭乱的游客……将原本就不甚宽敞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伴随着欢快而奔放的乐曲,人们尽情地扭动着身躯,花车上的少女频频洒下花环和飞吻,在人潮中引起一阵阵骚动。
“啊,还真是热情呢!”仙道伸手抵挡着不断飞向他的花环,喃喃地说道。看到仙道被花环击中,少女们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仙道与流川两人接近200公分的身高在人群中已经颇为显眼。仙道身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流川则是黑色衬衫配着蓝色牛仔,同样的黑色麂皮短靴……衣着虽是简单,却衬得仙道的潇洒俊朗,流川的神秘帅气,越发地引人注目。引起少女们的如此反应,实在不足为奇。
突然听得一阵刺耳的尖叫,原来是一位浑身缀满鲜花的少女跳下花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他们面前。仙道只觉得眼前一花,少女已经一把抱住他身边的流川,飞快地在流川的脸上吻了一下!毫无准备的流川被偷袭,身体在瞬间变得僵硬,白皙的脸颊上泛起红晕,映得那桃红的唇印更加鲜艳。他皱起眉头,可看着少女几乎半裸的身体,拉也不是,推也不行,竟只能任那少女吃吃娇笑着赖在他怀里。在同伴的尖叫声和围观者的鼓掌声中,少女终于放开流川,临走还不忘抛给仙道一个火辣辣的飞吻!
在众人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目光中,流川却摸出了手帕。“这么快就擦掉的话,人家可是会伤心的哦。”仙道一本正经地“提醒”着流川,温和的微笑掩不住眼中的调侃。流川狠狠地瞪着仙道,使上劲儿擦得更加用力。
“好了,不要那么用力啦!”仙道握住流川的手腕,终于让他停止了擦拭的动作。只见唇印早已消失,倒是那白嫩的肌肤被擦出了红紫的一块,在流川褪尽红潮的脸上更是显得触目惊心。仙道的手指轻轻抚过那处痕迹,流川的头微微偏了偏。
“疼吗?”仙道注视着流川黑亮的双眸,将温软的嘴唇覆在流川的脸颊上,在方才那少女留下唇印的地方。
流川怔了一下,随即推开了仙道。“不要!”虽然仙道总是喜欢在大庭广众下对自己作出亲昵的举动,还是没有办法习惯。
“可是,”仙道定定地看着流川,以毋庸质疑的口吻说道:“枫,你是我的爱人啊。”你明白吗?我是多么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枫,你是属于我的!
“那又怎么样?”望着流川强硬的表情,仙道真是哭笑不得。好,不肯承认是吧?那就只好用其他的方式来证明了……
“仙道君!”正当仙道决定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身边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就是这里了。” Kiya将身体靠在光洁的石质吧台上,小巧的手掌托着下颌,一副大功告成的表情。
“这里?”仙道环顾着四周,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整个大厅仿佛是由巨大的石块开凿而成,舒适的石椅石凳,精巧的石桌,平整干净的石墙,长近百米的吧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酒吧。而且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酒吧。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大厅中央的巨型舞台。同样为石质的地面犹如镜面般光可鉴人,在金色的灯光下闪烁着梦幻般的光彩。刚刚Kiya那个小妮子口口声声说的“非常非常棒的地方”就是这里么?
仙道回头看着Kiya,后者隔着吧台正低声与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酒保的年轻人说着什么。
年轻人面带微笑转身离去,Kiya扭头正碰上仙道的目光。
“你所说的‘很有趣的事情’是发生在这里吗?”仙道问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到底要干吗?
“不错。” Kiya悠悠地回答到。脸上浮起一抹俏皮的微笑。
“这种地方会有什么特别的趣事?”仙道的指尖敲击着盛满清水的玻璃杯,看着舞台中央的银色钢管,恶作剧似地一笑:“table show?”
“猜对了!” Kiya打出一个清脆的响指。
不会吧?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居然就是为了看table show?仙道与流川二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原本的戏言竟被不幸言中。
“实在是抱歉,”仙道拉起流川的手,“我们对这个还真是不感兴趣。”
“这可不是普通的table show。”在觉察了两个人准备离去的意图后,Kiya仍旧信心十足。“今晚的show是整个狂欢节的高潮部分。而且,真的很特别哦。”
“说来听听。”说话的是一直沉默的流川。
“其实,严格地说,今晚的show是一场比赛。” Kiya的表情变得认真,“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可以参加。”
“比什么?”流川似乎颇有兴趣.
 “table dance。” Kiya注视着仙道和流川,灵活的双眸闪动着,“获胜的人可以从现场所有的人当中挑选任何一位成为她今夜的情人,并在月之阁共度良宵。”
月之阁?流川和仙道的脑海中立刻出现那矗立在整个岛屿最顶端的美丽壮观的白色建筑。据说在那里可以鸟瞰岛的全貌,只有类似国家元首的顶级贵宾才可以入住。
“被选中的人可以拒绝吗?”仙道看着身边的流川,突然有些担心。似乎忘了他也是被人追逐的目标。
“不可以。” Kiya摇摇头,“这本是岛上一个古老的风俗,是为了鼓励年青人勇敢地向自己所爱的人表白。参与竞争的人要竭尽全力表达出对心上人的爱意,如果她的表现得到其他人的认可,那么被选中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她的要求。”
“可是,如果那个被选中的人另有情人的话,怎么办呢?”仙道仍不死心地追问着。
“只有一个办法——打败她,获得比赛的胜利。” Kiya看着仙道,毫不犹豫地回答。“否则,会被扔到海里喂鲨鱼。”
完全没有退路。仙道没有说话,回头望向流川。
“你不觉得,这个游戏相当有趣吗?”流川眯起双眼,凝视着在灯光下散发出变幻莫测的光线的玻璃杯,淡淡地说道。
仙道久久地注视着流川,慢慢地,唇边漾出一丝微笑。
“仙道君,流川君,你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Kiya微笑着发出最后的警告。此刻,大厅中的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既有各国游客,也有原住居民,以情侣居多。
“谢谢。”仙道给Kiya一个灿烂的微笑,“我们决定留下来。”
“既然如此,” Kiya跳下吧凳,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我要先走了。希望你们玩得开心。”
“怎么,你也要表演table dance吗?”仙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到。
Kiya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笑道:“Maybe。”

随着夜幕降临,原本空荡荡的大厅内已经是灯火辉煌,座无虚席。而且,兴奋的人潮还在不断地涌入。可以预见的是,这将会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在想什么?”仙道悄悄环住流川的腰,轻声问到。从Kiya走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话。
“我在想,”流川抬起头,转过脸看着仙道,“如果你被别人选中的话,会怎样?”他的眼神明亮而专注,他是认真的。
“枫,”仙道笑得就像个无赖,“你是想看我跳table dance还是想让我去喂鲨鱼?”
流川正要回答,却见方才与Kiya交谈的那个酒保走了过来,将两只装着鲜红液体的水晶酒杯放在他们面前。“blaze lover。”酒保礼貌地微笑着。见两人莫名其妙的神情,又补充了一句:“刚才那位小姐为你们点的。”
“blaze lover ……烈火情人……很棒的名字。”仙道赞叹道。流川浅浅地啜了一口,醇香的伏特加中夹杂着浓浓的、奇特的辛辣,五脏六腑几乎立刻地燃烧起来!流川皱起眉头,正想推开酒杯,那令他无法忍受的古怪味道竟渐渐变成了温暖的甜,柔柔地徘徊在他的舌尖。好奇妙的感觉! 
“烈火情人的味道如何?”仙道看着流川被烈酒染出一缕绯红的脸颊,不禁俯在他耳边轻声调笑:“是否比得上我?”
流川黑亮的眼珠迅速转了转,竟是十分难得的活泼神情。最后却只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枫,”仙道干脆用两只手臂搂住流川的腰,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回答我。”
“无聊。”流川转过身体,面向舞台。“表演要开始了。”
“枫……”仙道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叹。难道,只有在我吻你,抱你,和你在球场上一对一的时候,你才肯承认,你——流川枫是属于我的么?
听到仙道的叹息声,流川没有回头。但是,他却紧紧地握住了仙道交缠在腰间的手。

已接近午夜。仙道从洗手间出来,小心翼翼地穿行在喧嚣的人群中。和流光溢彩的舞台上比起来,这里的光线实在是太暗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能看到身边手舞足蹈、鼓掌尖叫的人们……话又说回来,今夜在这里表演的男人和女人,不论专业与否,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他们都投入了全身心的热情和真诚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因此,不论投向他们的花朵有多少(观众投以花朵的数量是衡量胜负的唯一标准),对于他们充满勇气的表现,人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枫好象是有什么心事呢!仙道想起流川的神情,一边走向吧台,一边默默在心中揣测。奇怪的是,流川并没有在座位上。难道是我走错地方?不可能,那两只残留着红色液体的水晶酒杯还像刚才一样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正当仙道有些手足无措地四下张望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仙道一回头,只见那酒保带着古怪的微笑,向某个方向指了指。仙道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呆在了那里。
那个站在舞台中央,穿着黑色衬衫的少年,不就是枫吗?天哪,枫怎么会在那里!仙道正胡思乱想,却见流川伸直手臂斜靠在钢柱上,长长的腿交叉着,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若在平时则是抱着一颗篮球)……这个看来十分平常的姿势却引得台下传来一阵尖叫!不,这时的枫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没有面对面,仙道却分明感觉到流川所散发出来不同寻常的迷人气息。
流川的视线在人群中搜寻着着,直到,找到仙道。看着仙道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像个淘气的孩子般笑了。吃惊吗,仙道?
“枫……”仙道轻声呼唤着。看见流川的笑容,他才完全确信流川想做的是什么。table dance……是为了我吗?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