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

从全国大赛上载誉而归,流川并没有队友们那么高兴,虽然庆功宴还是不能不去,但是眼神游离在窗外的灯光上的流川,任谁看去也是带了点落寞的。

自己的表现是不是真正的出色,流川需要一个人的点评,虽然自己在场上浴火重生也是由于他。

想着,人就到了。

指节隔着玻璃窗有节奏地敲。

流川晃了下神,这才看清仙道的笑脸。

于是站起来就走出去,身旁的队友不是醉得胡说就是泪流满面地感叹着,没有人注意流川在做什么。

“打得很好,跟山王。”仙道微笑着说。

“恩……是吗。”

流川微垂着头,眼睛无意地看着窗户上仙道影子的第2粒纽扣。

“所以啊……”仙道故意地拖长音,不怕流川不注意。

“什么?”

于是笑得更加阳光,仙道对流川仿佛哄小宝宝听话一般地说,“有礼物哦!”

好象慈爱的家长对小红帽,当然施动者也可以由大灰狼来扮演。

夜色里,流川的眸子闪了闪。

手伸进裤兜里,变魔术似的掏出来,放进流川的手心里。

“这个是对听话的好孩子的奖励哟!”

流川低下头,是一块糖果。

裹着杏仁椰乳的凤梨味道的水果糖,椭圆形的糖块用透明的玻璃纸包好,工巧精致,每一道折痕映出一道虹光。

抬起头,看着仙道,眼睛里闪闪的。

拿过来剥开,仙道把剔透的糖块送到流川嘴边:“很甜的呢!”

被牵引着,流川看着仙道微笑的眼睛,慢慢张开了嘴。

仙道的手指也很甜。

还有他的笑容,流川想,尤其是当仙道的手指从流川的唇边意犹未尽地撤走的时候。

接下来……

接下来。

流川几年后无法想起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仙道在高中毕业后就回了东京,开始还有个只字片语,后来就渐渐地断了联系。

而流川的生活,从未改变过,除了偶尔路过糖果店,他会对着色彩缤纷的水果糖发一阵呆。

他朝着NBA的梦想前进,而且很快的,他只需要一个护照就可以了。


“又不是照证明相,还是不要这么严肃吧,微笑起来效果会很好哦!”

温和的话语似不经意地劝诱着,却让流川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应该按他的话那样做。

流川就试着牵起嘴角,可是来自大脑的反射让他又觉得忽地尴尬,他不知道微笑的表情应该以什么格式出现,他一时窘迫。

这样却使他的神情更戒备和冷淡了。

摄影师善意地笑起来,还好他的笑声没有让流川感到恼怒。

只一会儿,笑声隐去,摄影师温厚地安慰流川说:“不必这么紧张啊,只是笑一下而已么,我会抓住时机迅速拍到的。”

顿一顿,又说:“只要轻轻地笑一下就好。”

流川放松下来,开始搜索脑中的回忆,那些冷漠青涩的少年和青年时代。

似乎是有那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笑容,一直在闪闪烁烁,温暖而明亮,遥远却清晰。

可那个笑容不是自己的,模仿不来。

真是,无奈啊,流川居然一瞬间这样想。

他感到一丝寂寞。

“这样吧,你想想让你觉得开心的事情,”摄影师的声音适时地传来,流川有点感激他,掩盖了自己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脆弱。

“比如……你有女朋友吧,她是不是很美丽可爱?”

这,实在不是个好的建议,对流川来说。

女朋友?流川皱起眉头,像那些整天追着自己到处跑的聒噪又无聊的女人们吗?那个如影随形到变态程度的啦啦队长?

流川只觉得一阵恶寒,脸色变得好难看。

“对不起喔,看来我的这个建议不是很好……”声音是忍着笑的。

“那……还是想想你的童年吧!小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吧,想想你得到的第一份礼物,呵,我那时得到的可是《耶里赛战舰》的限量版海军贝雷帽呢!”

那种蓝白灰,绣着铁锚的软趴趴的帽子?丑死了,我才不要戴呢。

“还有那种模仿《雷霆战警BCT》的无线遥控的小赛车你也玩过吧?跑起来很快的,性能也不错,转弯时候也很平稳……”

干吗要转弯,我就喜欢一直往前冲,结果在买回来的那天下午,我的那辆车就冲进沟里报销了。流川翻翻白眼,极不爽地想。

“……可是谁知道转个弯居然有一条很深的沟……”摄影师的声音很懊丧,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自己先笑起来。

白痴!流川知道自己也差点忍不住想笑了。

“啊!游乐园你总去过吧?旋转木马啦,摩天轮啦,云霄飞车啦,等等。哦,还有站在大门口的兔子布偶,它会向每个入园的小朋友派送好看的气球呢!可惜他每一个人只给一只气球,我为了集齐总共的7种颜色,翻墙出来又进去好几次呢!”说着呵呵笑起来。

你到底是要逗我笑还是自娱自乐?

“可是,我还差一只橘色的气球,最后一次翻墙出来再进去的时候,气球已经全部派送光了。兔子先生看我很可怜的样子,就送给我一块糖果。”

糖果……?

“很甜的糖果呢!到底那时侯还是个孩子,很容易就被简单的乐趣满足。现在想起来,依然会感觉得到那时侯吃着糖果的那份甜蜜和开心呢!那是我记忆中吃过的最甜的糖果了……你也应该有记忆中最甜的糖果吧?”

最甜的糖果吗?

…… ……

是,有的。

流川盯着脚尖出神,心里想,最甜的糖果我也吃过的。

“喂!”

流川吓了一跳,抬起头。

俯在照相机后架帷幕里的摄影师向他扬起手,手挥出的时候有一个折射着七色光的小小物体划出一道抛物线,准确地落进流川下意识张开的掌心。

“请你再品尝一次那样的甜吧!”摄影师的声音孕着笑意。

流川摊开手掌,愣愣地看着。

然后,他托起手,认认真真地看着,仔细地看着。

裹着杏仁椰乳的凤梨味道的水果糖,椭圆形的糖块用透明的玻璃纸包好,工巧精致,每一道折痕映出一道虹光。

流川用拇指的指腹轻轻划过一道折痕,真切地感受到皮肤上的些微刺痛,他握紧糖果,咬着嘴唇,撇开头,笑了。

闪光灯突然闪烁,摄影师的声音响起来。

“喂,还没有吃呢怎么就笑了?还有怎么能笑成这样子,这张照片只好做为私人收藏了……”

碎碎念,带着点埋怨。

“……哎呀,只好重新照一张了……喂?!”

流川站起来大步走过去,一把拽开了那碍事的机器,帷幕飘落,露出一双惊讶的含笑的眼睛,一如记忆中不曾模糊的温暖和明亮。

现在最重要的,流川想,就是把眼前这个家伙好好地揍一拳再吻一下,然后再去考虑还要不要照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