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如此

 

现在自己的破电脑桌面上是刚down下来的Prin'z的插图:仙道拥着流川,像一个神话。同室的人说:"你看她真恶心,又弄了些同性恋来。"我曾跟此子交流过一二句。她问我你最近在看什么啊?我说在看《篮球飞人》呢。哦,那我也看过。我说我看的是同人,然后细心地跟她说,就是在原著的基础上发挥和深入,比如,仙道彰和流川枫的恋爱……他们俩不是都是男的么?我用仙道的笑容说是啊是啊,但是他们很般配啊!结果对方一句你神经病啊把我刚刚萌起要培养一个同人女兼仙流命的念头压了下去。而现在是,在一大堆结了婚的或是有好几个男朋友的正常人的包围下,继续着自己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耽美之路--从贵死人的网吧里dowm下SUNSUN学院里或是欲界天里的仙流文,十分白痴一样的在自己的破PC前一会哭一会笑,实在看的眼睛酸了,才对唯一能交流点人生哲学的女友重复一句肯定没答复的话:哎呀写的真好你也该看看……

皆云Oscare真的是变态了,居然会喜欢这种不正常的东西。

低下头来腹诽一句白痴,开始认认真真想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陷入了BL的情结呢?

看SD,是在高三,有个男生很大方地跟我说我手里有一套《男儿当入樽》你看不看。当时刚翻了几页发觉叫樱木花道的那人实在是不良加愚蠢而误以为这套书跟什么DNA电影少女一样是纯男性视角的东西,竟然没在第一时间内去看。终于在一节无聊的课上我一如既往地补足觉感到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时鬼使神差地看了第一册,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先是一下子无原则就喜欢上酷得一塌糊涂的流川枫,看到与陵南的练习赛又被懒散的仙道彰吸引,不良少年踢馆的一阵血腥冲撞后又喜欢上坏哥哥三井,大学有了男友的时候,因为打篮球的位置和习惯性的动作加上他本人的叫嚣,顺便把樱木也算进了喜欢的人里。

在这之前,我曾有看了《霸王别姬》导致一个多月茶饭不思人瘦掉W五斤的历史。那时,是在高二,是刚刚对感情之事有些开窍又没有什么经验的时候。一向鄙夷港台的演员,认为他们都是在商业炒作,是导演的傀儡,但的的确确被张国荣那粉雕玉琢给俘虏了。记得有句对程蝶衣最好的评价是"滴血的魂灵",一直在咀嚼这几个字,恨不能揉到自己心里。也是那个时候,透过蝶衣翘起的兰花指很感性地认识到了王尔德的艺术的美与纯粹,危险又自伤的一种情感。如凤凰涅磐。

而更早在初中时,看过一本美国小说上说:真爱的话,发生在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之间,或是两个小伙子之间,或是两个姑娘之间,有什么区别呢?爱本身是无罪的。彼时的我真不啻偷越雷池。看到这样惊世骇俗的句子竟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在想会有这样完美的同性的爱么?

不久,就看到了《霸王别姬》。好容易将自己从蝶衣哀怨的眼神中拯救出来,高考的当口不期撞到了SD,心情一下子明朗。直到大学,才看完连载。爱着热血沸腾超越自我的他们。大约是一本叫《MAGIC ZONE》的杂志,说到SD同人里,有妖狐报恩,有什么什么,一下子就觉得--惊艳!流川和仙道,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只有他们俩最般配,只有他们俩最契合,只有他们俩才当得起"自由"与"独立"二词。这也是众多仙流命的同感吧?

毕了业,才上网,寻寻觅觅找到SUNSUN学院,如愿以偿看到汪洋一片的仙流文。因为懒,竟是先看短篇,就是什么妖狐报恩的,和一些快乐得没心没肺的搞笑文。鼓足勇气看《红尘》后,发觉自己又犯了《霸王别姬》的后遗症,成天痴痴呆呆的,在应聘单位的试用期也是如此,现在想居然没被炒掉真的是奇迹。而后,才看的SUNSUN的《流星雨》,看到内伤,看到连报纸上有天文知识普及的介绍都细细地检查一下,生怕里面冒出仙道或是流川这几个让我心跳加速的词。《长大未成人》,颠倒看了四五遍,恨不能自己身入其中成为目击者。而《逆旅》连载时,更使我情绪大不稳定,某天学院里说CRYSTAL让将其撤下,欲看的到会堂里,恰好有一阵子没上网,不知从何找起,心里黯然得要死。彼时最大的愿望便是看到完整的《逆旅》!终于老天眷顾我,一年多后(咱家也笨要死)找到欲界天,还看到YYQ特有的清末民初风格的仙流,那几日走路都是吹着口哨颠着脚的动辄便冲人阳光的一笑。

同时还看银英的耽美,通常都是帝国方面的,又以莱因哈特与齐格飞居多,就跟我们的仙流主流一样。但渐渐地,对银英或说吉莱的耽美失去兴趣--那两个人,根本不是平等的,齐格飞分明是莱因哈特的保姆嘛!即使莱很任性很直接很追求最广阔的宇宙目标而齐格飞也算是很体贴很忠贞很维护着那"冰一般的人儿",可两个人的感觉就像是主仆而非站在上帝面前平等的人,不及仙流纯粹,便不再看了。帝国的众提督都在大搞BL恋,我却受不了跟仙道神似的杨威利被人"攻"了。BL,也是要有BL的基础和资质啊。^_^

为什么,会如此沉醉于仙道和流川?

身边的人没一人有我这癖好的,弄了精美的仙流的图,也只有自己偷偷地看,连个分享的人都没有,真有点众叛亲离的感觉啊。唯一一个死党,在我总想着将其发展成BL女时,她却语出惊人:我爱看GL!也罢,人各有志,哪能强求。

王子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是BL女的心愿,更是仙流命的心愿。往后的日子里,不论看什么都不知不觉拿来与仙流比较。那阵子有《御法度》,看了加纳阴森森的笑脸,心想日本自古就有"冷枫"的传统啊。冷艳,坚毅,任性,跟流川都有一比,但是流川不会放水,越是在乎的人,越不会放水来降低自己和对方的身份。所以,不管同人中流川是王爷也好,是剑客也好,是戏子也好,精神上都是贵族,绝对的贵族!对日本幕末的历史不很了解,仅知道冲田总司是个闻名的英俊武士。电影里的总司没有如我愿地与加纳如何如何,但是会偷懒的垂钓并在结尾时笑得阳光灿烂。唉--仙道,也是有历史传承的。

最后,还想说说《春光乍泄》。Oscare总是在隔着喧闹的炒作几年后,才见其庐山真面目。看时,身边就围着一大堆上述成熟而正常态的室友们。片头是黎耀辉与何宝荣"让我们重新开始"的激情肢体告白,其一女说唉我虽看过三级片里男的和男的搞但没看过两个大牌明星演呢,其二女说跟动物一样,其三女说怪恶心的……Oscare只好拼命解释这是王家卫的名片呐而且他的主旨是掩盖在所谓同性恋外衣下的……(省略若干费力不讨好的话),影片结束在黎耀辉在大瀑布前的失声与何宝荣在黎的旧居里的嚎啕,众女皆云怪好玩儿的后四散,唯留我一人不死心的看到工作人员表中出现了"摄影助理--何宝荣/黎耀辉"才悻悻地叹息--他们,太可怜了啊。我不管王家卫如何解释他的《春光乍泄》怎样与同性恋题材无关,也不管学院派的专家怎样解构《春光乍泄》是政治隐喻片,我只看到两个除你之外一无所有的人在异地鳖居里紧拥着跳探戈,惊恐,癫狂,挣扎,被肢解,被压缩在角落里,爱与背叛,谎言与不安,彼此的手中抓不住心爱的人的无奈……想到了仙流,之所以有悲剧的仙流也是因为不自觉加入了作者自己的心路历程吧?而真正的仙流呢?他们会以什么方式存在呢?

爱着爱着的那两个人。那两个人的除了彼此任谁都介入不了其中的境界,就是最美吧?耽美的主旨不也就是达到艺术上的至高纯粹么?我最不认同"艺术是从属于政治的",或是"艺术要有政治性"、"艺术为大众服务",艺术,只是精神上的超脱,能够引导它们的,只有艺术本身。同理,能够把握仙流的,也只有仙流他们自己而已。看了仙流以后,再看男女的情爱,都觉得俗不可耐了。

不知道Oscare算不算是"唯仙流命"。碰上有人推荐以BL闻名的《青铜》《绝爱》《间之锲》甚至让人欲死欲活的TB等,我是概不想看。

是因为仙流,才看他们的BOY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