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這裡愛你。
在黑暗的松林裡,風解縛了自己。 
月亮像燐光在漂浮的水面上發光。 
白日,日復一日,彼此追逐。

*********************

  仙道把暴露在冰冷空氣中的腳趾頭縮進棉被裡,緩慢地翻了個身。五官分明的臉龐仍被倦意愛撫著,毫無抵抗地塌陷在充臆薰衣草香的枕頭中。
天氣真的冷得不像話啊。
  他嚥了嚥口水,意識在恍惚迷離間浮游,以昏睡以上清醒以下的速度。

  喀——

  某人像貓一樣,輕巧地進入仙道的房間。小小的空間裡只有時鐘的滴答和他經過劇烈動作後所發出的微微喘息。
  靜靜佇立了一會,才繼續動作。
  他的目標似乎不是仙道,而是仙道的冰箱、衣櫃、抽屜……俐落地翻找著。
  一直到仙道的床邊。
  他頓了頓,決定進攻仙道的床底。

  「嗯……?」

  細索的聲音被仙道解讀成好聽的天籟,他一把攫住朦朧意識中躍動的手臂,想瞧瞧是哪位偉大的指揮家在他耳邊恣情揮灑。

  「……唔,流川?」

  以黑曜石雕琢般的眼睛在昏黃燈光下更加熠亮,仙道不禁瞇眼確認。

  「貓的奶粉在哪裡。」
  「啊?」
  「昨天放在你這忘了。」
  「啊……」

  記憶的錨終於朝腦海裡狠狠拋下,一個手掌般大小顫抖的黑貓身影掠過仙道眼簾。
  毛髮被雨潤得水亮水亮的棄貓。
  他把視線重新凝鑄在流川身上,產生了殘像重疊的瞬間茫然。流川半跪在床邊,等著他那一聲輕嘆之後的答案。
  仙道坐直了身,俯瞰幾滴水珠從流川濃密的睫毛上篩落,手幾乎是同時揉上他的頭髮:「外面下雨了?」
  「……一點點。」流川有點狐疑地看著仙道。
  到底睡醒了沒有?
  「喔。」
  才剛應完聲,仙道的下巴就砸到流川肩上,雙手自然而然地環了上去,堅實背部和鎖骨透過相貼的肌膚,傳遞彼此的溫差。
  「可是你很溫暖。」一種比背窩更舒適的溫度讓仙道抬起嘴角,睡意又悄悄聚攏,在一片幾近透明的白皙中。
  「……」
  相較於抵著襯衫領口而顯得模糊不清的聲音,流川覺得仙道閉眼時睫毛刷過頸間的酥麻實在清晰的太過分了。

  「喂。」
  他搖搖他。他要的答案還沒下文。
  「唔……」
  貧窮起盜心。
  仙道的手順著流川的脊線,像月光流洩一樣的下滑。
  「喂!」
  飽暖思淫慾……
  不可計數的風的心臟,在我們愛的沈默上方跳動……
  「醒來!」

  碰。
  地心引力惡作劇似地將兩人拉到地板,鬧鐘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大肆喧囂,劇烈震盪搖撼著。
  「啊……六點了?」仙道淡泊的神情裡突地竄出幾絲神采,渾屯一片的雙眸微睜,和被壓在身下莫名其妙的流川對視。
  清晨的陽光似乎聽見仙道這聲呢喃,從蒼白的天空中努力拋下稍縱即逝的光焰籠罩他們。

  「你昨天說要照顧貓先回家了,所以我在這裡等你。」
  「……?」什麼?
  「沒想到你還沒六點就來了。」
  「……?」什麼跟……什麼?
  「新年快樂。」
  他揚起一貫的笑容,笑容裡懸掛著另一種未知的色彩,比日光還璀璨一點,比海洋再深邃幾分。
  「仙道……」

  「還有,生日快樂,流川。」

  仙道彷彿用盡一生的力氣說完這八個字,讓空氣憑熱度燃燒了幾秒,又再度蒙睡神寵召。臉部深深埋進的不是薰衣草香的枕頭,而是木質地板和觸感良好的黑色髮絲。

  「還沒睡醒……」

****************

有時我在清晨甦醒,我的靈魂甚至還是濕的。 
遠遠的,海洋鳴響並發出回聲。
這是一個港口。
我在這裡愛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