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单纯的时光里
一直 有一句
没说完的话

像日里夜里的流水
像山上海上的月光
反复地来 反复地去

让你的心
始终在盼望 始终
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而在此时 他用
静默的风景
静默的声音
把它说完

而我们却在拦阻不及的热泪里
发现 此刻之后
青春终于可以举杯